Ayami_梅拉

呜呜呜他怎么那么帅!
汪酱身材好好,胸肌好大……(*/ω\*)
笑起来好好看~~ヽ(*。>Д<)o゜
吃完饭洗碗什么的!!加分!!满分!

这月的卫宫家的饭更新啦!!
汪酱超~~~~~可爱帅气!
小虎牙萌死我了!!
卖个鱼还要撩老奶奶!手快截到他给老奶奶拿鱼的瞬间,超可爱!!

祝贺长谷部极化🎉~
原本打算是为他画张画的,可惜太懒了,于是就把前段时间做好的娃娃拿出来了……
做咪酱时觉得咪酱的衣饰好多好麻烦,结果等到hsb时……
hsb的棉塞的有点多,硬硬的,咪酱就比较软啦~
嗯,把英先生也拉来合照了。
还剩下一期哥没有做……但是我懒_(:3」∠)_

边境之花

   曾经亲友生日,随手写的份贺文。

   现在看着,自己看着都觉得意味不明。


    初春的北风依旧可以让人感觉如在深冬,边界空旷的平原让寒风更加肆无忌惮地摧残那几间孤零零的小楼房,一排连绵不断望不见尽头的铁丝网被吹的呼啦作响,脆弱不堪有些年久失修仿佛下一刻就会被凛冽的寒风吹倒,却又坚不可摧,薄薄一层,让两人几十年也未再说过一句话。

  

    裹紧了身上深绿的军大衣,将发僵的双手放在嘴边喝喝气妄图使之恢复些知觉。瞥了瞥身后始终保持着三步距离的临时警卫员,面无表情加上即使寒冷侵袭也没任何表示的紧绷直立的身形,一名标准的忠诚又勇敢的金将军的士兵。哈。

 

   “我只是四处走走,不必跟着我了。”转身对着身后的士兵,冻僵的脸再也挤不出任何表情。

  

   “非常抱歉先生,我收到上级指示,必须严格保证您的安全,这里是边界,必须无时不刻防备那些危险。”适时地立正敬礼,尽职的回答让自己无言以对。



    沉默着转头,走向一处高土堆上,空旷的景色尽收眼底,即使已到春季,大地也并没有完全复苏,至少这里并没有。



    似乎是因为站在了高处,风更加的大,一阵大风吹的任正辉不禁闭上眼来防止那些小石子进去眼睛。



    “啊嘁!”



    吸了吸通红的鼻子,任正辉不禁突然想起许多年前,他还是个只会揪着那人华美的官袍紧张的看着自己的同胞兄弟和那个寡言的国家激烈地争论问题,虽然只是他那兄弟单方面争论而已。想起那人嘴边经常念叨的句子,“高处不胜寒……”

 

    年少的他们不懂,不懂那是什么意思,不懂那人为何会一人举着酒杯喃喃自语这句话。


    那人解释道,站的高,风大,就觉得冷。


    自己现在大概就可以说“高处不胜寒”了吧?风确实很大,寒冷刺骨。

 

    感觉风似乎过去了,试探的睁开眼,眼前天蓝加土黄的景色突然经过了一点鲜红,定睛看了看,是片红色的花瓣。



   啊。

 

   这里也有花啊。

 

   鲜红的木槿花。



   蹲下身,伸手轻轻摸了摸鲜红的花瓣,花朵在风中有些摇摇欲坠。

 

   “这么冷的地方,这花怎么要开在这种地方?”


    预料中的,身后没有回答,自己也没有在意。



   “在看自己的国家吧。”自问自答地又说了句。

 

   …………

 

   …………



   “知道木槿花的花语吗?”盯着娇艳欲滴的花朵,鲜艳的颜色仿佛将自己的生命燃烧起来绽放出来,自己又情不自禁的问了句。


    “……坚韧。”出乎意料的,身后几乎除了几句必要的话语就不再出声的人,突然开了口。

 

   愣了愣,回头看了眼那名士兵,青涩的面孔,坚定的眼神直盯着正前方,仿佛刚刚出声的不是他。

 

   “啊,是啊。如此美丽的花朵,却能够在恶劣的环境中生存,历尽磨难而矢志弥坚。”手轻扶着吹弯的花枝,想在这寒风中帮它一把。



    木槿花朝开暮落,但每一次凋谢都是为了下一次更绚烂地开放。就像太阳不断地落下又升起,就像春去秋来四季轮转,却是生生不息。更像是爱一个人,也会有低潮,也会有纷扰,但懂得爱的人仍会温柔的坚持。因为他们明白,起起伏伏总是难免,但没有什么会令他们动摇自己当初的选择,爱的信仰永恒不变。

 

   无意中在书中看到了木槿花的花语,这段话让自己楞楞盯了半天。


   温柔的……坚持吗?

 

   抬起头,仿佛突然鼓起勇气般,眼睛紧盯着远方,远方那排长长的铁丝网,铁丝网那边的土地。突然,土黄的大地上,出现一片片火红的颜色,一簇簇木槿花开在北纬38°的那边。


   闭眼深深吸一口气,仿佛可以嗅到漫天的花香。

 

   勾勾唇角。



   真是……温柔的笨蛋啊……